新闻分类
 重要新闻
 政策新态
 各站要闻
 特别报道
 各站要闻  
启德教育高管行:清华博士后如何践行“时不我待

2018年01月02日
人民大学博士,清华大学博士后,副教授,美国宾州州立大学访问学者,教授TOEFL、GRE、GMAT、SAT10年,编著留学图书33本,两度创业均有斩获,教书与商界并驾齐驱,如此开挂的人生属于八五后的刘文勇。这位学术在左,创业在右,精力充沛,热爱红牛的“勇哥”在启德教育“2017通往无限可能”的全国高校主题巡讲活动中说道,当你找不到喜欢的事情,你就读书,千万不要无所事事,因为我们头上都悬着一把剑,一把社会进步、技术发展,以及同辈们正在变得越来越厉害的剑。 当你没想好干嘛的时候,先做一定不吃亏的事 “做人就是不要做吃亏的事情,当我不知道喜欢做什么的时候,就做那些一定不吃亏的事情。”刚上大学的时候,英语与农业经济双专业的刘文勇并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,就把时间用在读书上,“别人离期末考试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准备期末考试,我是上大学的第二天开始准备期末考试。我有一个应急灯,一熄灯还能再亮三个小时,每天比别人多学三个小时,本科的GPA成绩是第一名。硕士的时候我GPA还是第一名,那时候在新东方教书,九点半下课,下课之后就跑到人大通宵教室,从十点钟开始学到晚上两点钟,每天保证四个小时学习时间。读博士的时候在创业,白天的时间全都奉献给公司,晚上十二点到两点之间是我的学术时间,稳定这个时间每天学两个小时,所以我依旧是GPA第一名。” 在刘文勇看来,社会竞争的不是智商,而是体力。“在这个社会上绝大部分比拼的都不是谁更聪明,而是谁体力更好。我在清华做博士后时,我发现那些清华的小孩都不是什么特别聪明的人,他们的智力都没有高过我们的上线,他们成绩好纯粹是体力好。清华的小孩进大学的第一天就开始每天像僵尸一样的生活,大部分的学生学校毕业之后没有逛完整个校园。”他说只有坐得住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,“这个社会其实比拼的是你的屁股有多大。有人坐那儿坐一个小时的时候就很难受,刷一下微博,玩一下抖音,但是那些屁股大的人是可以坐十个小时,中间起来吃个饭然后接着干活接着学习。” 另一个不吃亏的事情是锻炼身体,“如果你想不清楚要干吗,就锻炼身体,我前年是186斤,现在119斤。健身会使你的工作时间更长,原本要睡七个小时,现在睡五个小时就够了。” 创业是荷尔蒙驱动的,激素来了挡都挡不住 2007年的时候因为缺钱,刘文勇开始白天上课晚上打工(在新东方教书),做了一段时间之后,觉得缺乏挑战,开始在2010年出来创业开了一个小公司。“第一次创业其实特别苦,因为我大概在新东方的时候挣了一百多万,四月份创业,年底就已经赔了一百多万,创业团队也走得差不多了。我跟我在广东的一个农业银行工作的同学说,你下个月要来趟北京,要么你辞职过来帮我,要么过来给我收尸,因为我要跳楼了。第二天我朋友就给我发信息,说辞职报告已经发送,过来和我一起干。” “好朋友一起做事情,做得很好,第二年就开始掰回来了,第三年把赔的钱全挣回来了,第四第五年就每年分钱,做到第五年的时候大概流水做到两千万,我的公司被收购了。”在被问到创业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失败,刘文勇说,“想过,但是激素来了挡都挡不住。创业是荷尔蒙驱动的,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想创业,突然有一天你感觉你的激素冲高了,你觉得这个事不做我难受,就开始创业。激素创业的意思是说你心里清楚会失败,但你依旧要创业,就类似于你看到一个女孩,你知道她很好看,你明明知道自己配不上她,但你会不追吗?还是要追。” 同样基于“激素创业”,2017年在收购绑定期结束后,刘文勇忍不住开始了第二次创业,“我在前年30岁的高龄开始学习写代码,今年年初的时候已经可以出来创业了,做的是教育类的系统,卖给B端用户。” 热爱我做的事,千万不要无所事事 除了教书与创业,刘文勇还擅长于“把积累变成了很多很多本书”,“教英语的时候我教的是GRE阅读,就出了GRE阅读的书,为什么?因为我想我都教了两三遍三四遍了,我就已经有很多想法要把它出版出来,这样大概每年能出三本书。”坚持了十年,迄今已经写了33本书,任职于启德考培产品中心总经理的他自称版税是主要收入来源,“在托福这个行业里面总销量是第一名。” 刘文勇还出版过的跟农业经济学相关的书,“大赔,赔很多钱,一年只卖两三千册,但是这是我学术能力的体现,对我来说很重要。”他热衷于他所做的事情,“不论我做出国留学行业,还是在做农业经济学的研究,无论做什么,我都很热爱我做的事情,我把我热衷于要做的事情都转化为了生产力。” 即使这样,刘文勇还经常睡不着觉,“每看到年轻人我觉得特别胆战心惊,因为他们随时可能替代我,所以我也要保持学习,其实我们头上都悬着一把剑,一把社会进步、技术发展,以及你的同僚、同辈们正在变得越来越厉害的剑,如果不学习的话就麻烦了。” “2014年的诺贝尔奖的得主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来研究犹太人,他说犹太人非常得意地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,就是在一个混乱的时代里,如果物质资本容易随时遇到危险,可能在迫害中被抢走或者毁灭的话,那么投入到人力资本里面可能是最划算的。”和学生打成一片的刘文勇经常分享“时不我待”的内心体验,“我希望你们把时间花在自己身上,把所有的时间花在自我成长上,学英语、考一个好的GP、锻炼身体都算是自我成长,千万不要无所事事。如果现在不积累,竞争对手不只是身边的人,是中国所有的年轻人,甚至是世界上所有的年轻人。” 长江网